論文哥代寫源于英倫 服務世界 專業代寫服務12年 <-- -->
當前位置: 首頁 > 代寫paper >

批判視角下的英語新聞中的意識形態-以美國紐約時報與中國日報為例

時間:2012-04-18 15:16來源:www.liuxulw.com 作者:留學生論文代寫 點擊:
以及物性為工具,運用批評的方法對比分析《紐約時報》和《中國日報》的兩篇新聞報道,揭示《紐約時報》的話語是如何被美國意識形態所左右的。
論文題目: 批判視角下的英語新聞中的意識形態 摘 要: 以及物性為工具,運用批評的方法對比分析《紐約時報》和《中國日報》的兩篇新聞報道,揭示《紐約時報》的話語是如何被美國意識形態所左右的。 關鍵詞: 及物性;英語新聞報道;批評語言學;意識形態 新聞記者通過新聞語篇的實踐行為,傳遞其所認同的價值觀,對讀者產生潛移默化的作用。以英語為媒介的大眾傳播媒體日益滲透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英語新聞主導著英語世界的輿論,影響甚至操縱著人們的思想意識。許多留學生論文代寫英語新聞語篇看似客觀公正,實則受著各種政治集團和權力集團的利益驅動,含而不露地表達了各種意識形態意義。因此,我們在閱讀英語新聞語篇時,有必要對其進行批評性分析,以便能夠對其中那些人們習以為常的意識形態進行重新審視。 20世紀70年代末首先在英國興起的批評語言學“視語篇為生成者在形式結構和意識形態兩方面進行選擇的結果,認為語篇是一種社會空間,在其中同時出現兩種基本的社會過程:對世界的認知與表述和社會交往互動”[1]。批評語言學通過分析語篇的語言特點和它們生成的社會歷史背景來考察語言結構背后的意識形態意義,進而揭示語言、權力和意識形態之間復雜的關系。批評語言學從一開始就自視為一種“工具語言學”[2],以語言學為主體,以語言分析為手段,以系統功能語法等語言理論為工具。福勒提出,在對語篇進行批評性分析時要特別注意考察及物性(transitivity)、情態、轉換、分類和連貫等蘊含的意識形態意義[3]。然而,就具體的語篇而言,以上各點不一定具有同樣的重要性。本文擬著重分析及物性理論在揭示語篇所蘊含的意識形態方面的作用。 一、 韓禮德的及物性理論概述   韓禮德(Halliday)對語言持的是一種功能觀和“社會符號”(sociosemiotic)觀。他認為,語言作為一種社會交往的符號工具,是一個由若干可供人選擇的子系統組成的系統網絡,每一個子系統(如時態系統、人稱系統)都可以通過表達某種語義來實現特定的社會交往功能。也就是說,人們使用語言的過程就是根據自己社會交往的需要在語言的系統網絡里選擇的過程,而選擇結果的具體體現就是人們使用的不同的語言形式。決定某一選擇的力量不外乎有兩種:一種是語言使用者之間已有的社會關系,另一種是語言使用者想要建立的社會關系。這也就意味著,一方面,我們創造話語和對話語進行解釋都必然受到社會和意識形態的影響。另一方面,我們使用語言,是對社會習俗和意識形態的再現和強化,能幫助我們保持使已有的社會關系或者使新的社會關系合理化。 20世紀60年代,韓禮德提出了系統功能語法,其中及物性在系統功能語言學中與小句如何表現概念功能有關,其作用是“把經驗世界分成易操作的一組過程”[5],它是一個基本的強有力的語義概念,與傳統的及物性有著根本的區別。傳統語法中的及物性是指句法上的區別,著眼于動詞和后續賓語的關系,如在“Pe-terkicked the bal.l”和“Peter laughed.”這兩句話中,“kick”帶了賓語,是及物動詞;“laugh”沒帶賓語,是不及物動詞。及物性系統以小句為語言的基本單位,把人們在現實世界中的所作所為、所見所聞表達成若干過程,并指明各種過程的參與者和“環境成分”(circumstantial ele-ment)。功能語法的及物性是從語義區別的,即這兩個過程都是及物的,差別僅在于過程是涉及一個還是兩個參與者。 韓禮德在及物系統中把語言的表達分成了六個過程:物質過程、心理過程、關系過程、行為過程、言語過程和存在過程。“選擇哪類過程來表達一個真正的過程會具有重要的文化、政治或意識形態意義。”同一事件可能表達為不同的語言過程,同一語言過程也會有不同的表達方式,過程類型的選擇通常取決于說話者的交際意圖和他對事件的理解和看法。因此,將語篇中的每一小句的過程進行分類,并研究過程與其參與者和環境成分的關系,可以揭示語篇所隱含的意義與目的。 二、及物性作為批評語言學分析工具的重要性   韓禮德認為使用中的語言同時具有三大功能:概念功能、人際功能和語篇功能[8]。同時韓禮德繼承了馬林諾夫斯基關于情景語境的觀點,將語境抽象成為一個符號構成物,它具有三個組成部分:語場、語旨和語式。而這三種語境的符號組成部分“與語義的功能組成部分有著系統的聯系[9]。語場與概念意義相關,語旨與人際意義相關,語式與語篇意義相關。同時韓禮德認為:語篇不是一個超級句子,而是一個意義單位,是受一定的情景語境激發,從一整套可供選擇的功能成分中選擇出來的,體現于句子的語言交流的實例。他將語言定義為一種意義潛勢,而且“這種意義潛勢是行為潛勢通過語言的現實化”。任何語篇都是語言使用者在特定的語境中根據不同的目的從這一體系中所做出的選擇。批評語言學也強調,語言使用者的選擇是系統的,有一定的原則指導,“形式和內容的關系不是任意的或慣用的,而是形式代表內容”[3]。一方面,句子形式和內容之間的關系并非任意的或約定俗成的,句式結構本身就承載和表達了一定的社會意義;另一方面,語言形式和社會意義之間并不存在一一對應的關系,在分析過程中應當把不同的語言特點彼此聯系起來。概念功能正是以及物性等形式在分句中體現,及物性作為概念功能的三個子系統之一是語言用來再現世界的基礎。其作用是將人們在現實世界中的所作所為、所見所聞在句子中表達成若干種過程,并指明過程的參與者和環境成分。語場體現于概念功能,概念功能體現于及物性的關系。 同時,由及物性可以推知語場要素。由于語場與概念功能,及物性之間體現與被體現的關系,通過分析語篇的及物性,可以推知語篇產生時語境中實際發生的事,包括談話話題,講話者及其他參與者所參加的整個活動。之所以是“推知”,是因為線性的語言并非客觀透明的中介,不可能完全忠實地反映多維的現實世界。事物的存在和發展總是要依賴于一定的時間和空間,分析語篇的及物性,了解事件發生的語境,對揭示語篇所蘊含的意識形態具有重要的意義。 三、英語新聞語篇及物性的批評分析   本節將以及物性作為分析工具,通過對比分析不同報紙在報道同一新聞事件時所用的語言形式的差異,由語篇的及物性推知語篇產生時的語場要素,從而揭示英語新聞語篇所蘊含的意識形態意義。 自從美國對伊宣戰以來,伊拉克的局勢就變得極為嚴峻,尖銳的宗教矛盾、激烈的教派斗爭,致使武裝沖突和暴力事件屢屢發生。2006年8月,什葉派穆斯林朝覲者前往巴格達北部卡迪米亞區的伊瑪目卡迪姆清真寺參加宗教活動,遭到不明身份武裝人員的槍擊,造成20人死亡、300余人受傷。第二天,《紐約時報》(TheNewYorkTimes,以下簡稱NY)和《中國日報》(ChinaDaily,以下簡稱CD)都在頭版報道了這一事件。他們的標題分別是:“Insurgents killed 20 in Shiite Pilgrimage a-midHeavy Security.”(TheNewYorkTimes)“17 killed at religious rally.”(ChinaDaily)兩則新聞的標題都使用了物質過程,所不同的是NY的標題使用的是主動態,行為者“in-surgents”在句首充當主位;而CD的標題選擇了被動結構,突出受害者。由此可以看出:NY的關注點在那些暴亂的武裝分子,而CD則對當前伊拉克動蕩局勢下的那些無辜受害者表示同情。上文已經提及韓禮德在及物系統中把語言的表達分成了六個過程,在分析兩則新聞時,筆者發現物質過程是兩篇新聞里使用最多的過程。

<标题> 在NY新聞的59個過程中,有32(54% )個屬于物質過程;而CD新聞的31個過程中, 19個(61% )屬于物質過程。因此,以下著重對兩篇新聞語篇中的物質過程進行分析比較,揭露新聞報道者立場的不同。

物質過程表示做某件事的過程,一般由動作動詞體現。此過程有兩個參與者:一、動作者,即對過程的實施者;二、動作的目標,即受到過程影響的人或事。在新聞語篇中使用物質過程描述事件,可以增加報道的客觀性。CD在報道這次暴力襲擊事件時,較之NY的報道使用了更多的物質過程,這無疑增加了整篇報道的客觀性,令讀者更加信服所報道的事件。 由上表NY和CD新聞中各種過程的比例分配來看,兩篇新聞差異并不明顯。但是,及物性系統中,除了過程的類型外,過程的參與者也是非常重要的。物質過程中的動作者目標的選擇尤為重要,參與者不同,給人的印象也非常不同。福勒認為:在分析及物性時,不僅要注意到參與者在過程中起什么作用,還要注意到是哪些類型的參與者在起作用。 根據新聞事件內容,本文將NY和CD兩則新聞中的參與者分為三類:反動武裝分子、美國和伊拉克政府、穆斯林朝覲者,通過進一步統計后,筆者發現兩則新聞在參與者的選擇上是有顯著差異的。 通過對表2的分析發現:在NY新聞語篇的30個物質過程中,以“美國和伊拉克政府”擔任動作者的過程占多數,在數量上遠遠超過“反動武裝分子”和“穆斯林朝覲者”出現的次數;而在CD的報道中,動作者為“反動武裝分子”的物質過程出現的最多,“伊拉克政府”出現的次數僅有兩次,在整篇報道中甚至沒有提及過“美國政府”。在物質過程中,“動作者”是過程最主要的執行者,NY的新聞中大量以“美國和伊拉克政府”作為“動作者”,意圖不斷提醒讀者注意美、伊政府在鎮壓反動分子、維護伊拉克地區和平上所付出的努力,報道中也多次提到在本次事件發生之前,美、伊兩國政府一直在積極打擊“制造暴力案件、危害地區和平”的反動分子。新聞報道者希望通過這種方式美化讀者對美國和伊拉克政府的印象。此外,在NY的報道中,作者總是將美國和伊拉克政府一并提及,目的是要表明在伊拉克當前的局勢下,美、伊兩國政府是一個整體,伊拉克政府在打擊武裝分子上所做的任何努力也都和美國政府息息相關。因此,作者在報道此次事件時完全是站在美國的立場上,為美國形象在辯護。而在CD的報道中,作者以“反動武裝分子”為主要“動作者”,主要描述反動分子制造本次暴力襲擊事件的過程,內容相對客觀真實。 再看目標成分的分布情況,在兩篇報道中,目標成分的出現比例比較接近,分別占到36%(NY)和22% (CD),充分表明兩篇新聞的報道者對于無辜受害的穆斯林朝覲者都是比較關注的。同時,在CD的報道中,作者運用了較多的被動語態,例如:1)…four gunmenwere also killed.2)The violencewas notexpected.3)…pilgrims were killed and 253 injuredduring the attacks.4)Scores ofmilitantswere arrested, includingsome of thosewho fired on the pilgrims and otherswhowere planning to…5)Fourmilitants including two sniperswerekilled. 語篇中的被動結構能有效地減弱行為或過程的動作感,為掩飾因果關系和行為者提供了方便。被動化是“主題化”的一種手段,它把表示受事的賓語成分移到句首,充當有標記主位以突出該成分所表達的信息。在CD的報道中,多次出現“部分持槍人被打死”、“一些反動分子被逮捕”的話語,但從未指出這些動作是由誰來執行的。顯而易見,作者對于美國和伊拉克政府所做的事并不關注,而是把注意力集中于那些無辜受害的朝覲者們,并對他們的不幸遭遇表示深深的同情。 因此,通過對兩篇新聞報道物質過程中的動作者和目標的統計分析,可以清楚地看出《紐約時報》和《中國日報》的新聞報道者在觀點立場和意識形態上的差異,NY側重于美伊政府的行為,而CD關注無辜穆斯林教徒的不幸遭遇。 結語   從及物性系統角度講,新聞記者通過選擇不同的過程、在過程中運用性質不同的動詞或者變換參與者等方式,給自己一方裝上“揚聲器”或者“傳感器”,更多地把自己的意志加于新聞之上。語言為表達意識形態提供了各種各樣的手段。語篇中顯性的意識形態意義由于“主要體現在詞匯的概念意義和命題意義中”[11]48而較易識別,更多的是不易察覺的隱性的意識形態意義,其中“大部分已被自然化,變成了貌似常識性的東西”[11]49。為了http://livesitehelp.com/達到所需要的語篇效果,新聞報道一定會在語言形式上進行有意識的選擇,使語言表述功能最終服務于文本的說服作用。在解讀新聞時,讀者有必要對其進行批評性分析,尤其是從新聞的語言表達中預測文本所持有的態度和立場,把握媒體的政治意圖。 參考文獻: [ 1 ] 辛斌.批評語言學:理論與應用[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 2005: 54. [ 2 ] Rodger Fowler. Notes on criticallinguistics[M] //RSteele, T Threadgold. Language Topics: Essays inhonourofMichaeHl alliday.Amsterdam /Philadelphia:John Benjamins, 1987: 481. [ 3 ] Rodgeretal Fowler.Language and Control[M].London:Routledge&Kegan Pau,l 1979. [ 4 ] 陳中竺.批評語言學述評[J].北京外語教學與研究, 1995: 21-27. [ 5 ] M A KHalliday.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Gram-mar[M].London:Edward Arnold, 1985: 106. [ 6 ] 胡壯麟.語篇的銜接與連貫[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 1994: 28. [ 7 ] Noman Fairclough. Discourse and Social Change[M].Cambridge:Polity Press.1992:180. [ 8 ] M A KHalliday.Language structure and language func-tion[M]//J Lyons. New Horizons in Linguistics.Har-mondsworth:Penguin,1970:142. [ 9 ] M A K Halliday. Language As Social Semiotic: Thesocial interpretation of language and meaning[M].London:Edward Arnold, 1978: 123. [10] FowlerR. Power[M] //T. A. van Dijk Handbook ofdiscourse analysis.London:Academic Press, 1985. [11] 辛斌.英語語篇的批評性分析當議[J].四川外語學院報, 1997(4). (責任編輯:admin)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在線客服

售前咨詢
售后咨詢
微信號
Badgeniuscs
微信
英国代写_数学代写_c++/c代写_留学生代写怎么查出来?